爱上一位花艺师,听一个故事(一)

null

 

坚持梦想或是重启梦想,他们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每个世界都有一个故事。

花艺行业远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的轻松,花艺师和所有创业者一样,经历过梦想照进现实之路的磨砺,不轻言放弃才是梦想成功的必须要素。

我们一起去聆听他们和花儿的故事,看看他们的世界。

 大 唐 

这一生的努力 只为朝着花开的方向

他是大唐,一个在商业社会下用匠人精神来自我要求的花艺设计师。

我叫大唐,来自江苏南通,开了一家温暖有心的小店,叫朝(chao)花花社,很开心朝着花开的方向奔跑的路上遇见你们。

 

null

 

1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在上海找了一家小店铺,由于当时我对多肉情有独钟,让我去开一家小小的多肉馆,毫不犹豫辞掉工作奔赴上海,当时脑子里幻想的都是在魔都创业成功的伟大景象,朝花BLOSSOM LAB就此成立,那时别人玩的是品种,我们玩的是设计。

 

null

 

数月后,由于房租压力,营销方式,自身管理等问题,不得已关闭了店铺,撤场那一晚我并没有感觉很惋惜,反而觉得,年轻真好,吃完教训,我还可以折腾。

想了一个月后,我决定在未来的店铺里加入鲜花部分,于是应聘日比谷花坛,任职三年,收获满满。正是因为日比谷内部培训讲师树所谦老师当时给我们培训时展现了日本花艺的专注与专业,让我这一次再次选择日本老师——中村有孝。

 

null

 

日比谷任职时,公司教的是如何先做人做事,然后再去做花,每一个细节都严格把控,比方给客人做花礼时,从开始到结束,桌面上必须是干净整洁的,务必将剪下的无用枝干再次剪短放入垃圾桶,鲜花每天换水,花器每天清洗,包装要快速优雅等等,内部的讲习考级人人都要参加,过了等级之后才可以给客人做花礼,这样恪守专业态度,将优秀变成一种习惯,为我做好朝花奠定了好的基础。

 

null

 

三年后,我离职日比谷花坛,在南通重新把朝花带入人们的视线,这一次,信心十足,在朝花花社成立初期,这片街区有四家花店,我们的目标是做这片街区最好的花店,半年后只剩我们一家,虽然我们卖的比别人贵,但是每一份花礼从设计到包装、从整体到细节无一不打动客户。

 

null

 

半年后客户转介绍日益增多,在这一片小有名气,但依旧保持自我,不随波逐流,不骄不躁完成每一份订单,朝花花社一直追求匠人精神,独立设计,深得诸位上帝青睐。

 

null

 

花艺行业的门槛很低,但同时,这个行业的上限也很高,我有时甚至觉得她是没有上限的,你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摸索,才不会被时代的审美淘汰。就像VEN ZHUANG老师说的,哪怕是拿到AIFD,她也仅是桥梁道路,但不是终点。

 

null

 

近几年鲜花被不断的推广,被不断的消费,引来无数大神跨界踏入这个行业,有时候鲜花可能只是一个商业模式的载体,又或许是艺术设计的途径,但无论如何,她都可以给人带去美的享受。

 

null

 

而更美的是你做出一份诠释送花人想要表达寓意的花礼,记录了收花人那一刻的心情,亦或是设计了一场专题惊喜的布置,我们用花传递和搭建了一座具有仪式感的桥梁时,那种不言而喻的成就感。

 

null

 

但当这些美的呈现回到最初,还是基础,这里我非常同意前辈的说法,基础可以没有艺术,但艺术一定是需要基础的支持来表达的。

 

null

 

做花艺,尤其是做好花艺,以我的浅见,是一个格物致知的过程,是一个对情绪感悟的具象创作。张谦德在《瓶花谱》中感叹“幽栖逸事,瓶花特难解,解之者亿不得一”,我们生活的环境不同,经历的感受有别,千差万别难以名状,没有一个公式化标准告诉我花艺就应该是怎样。

 

null

 

一件用心创作的作品,也是一个和中取至的过程。当我们把脚步慢下来,把思想沉进去,运用每一次创作的积累,每一次学习的经验去更极致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就会离想要达到的境界更近一些。

 

null

 

所以不管我是学艺三年、十年还是二十年,朝花花社都会去在基础的理论上创造出更具有意义性的作品。

 Fanfan Chow

优秀又拼命!

她就是“别人家的”花艺师

她用“拼尽全力”表达着内心对花艺的热爱:为了完成高难度的花束设计她可以熬到凌晨4点,睡几小时便又火力全开地投入第二天的课程学习。

她自带一种“少年感”。每天都过得“竭尽全力”像一个明天就要高考的高三生。也许上帝都会感慨给她的时间是最有价值的投资。

很优秀又很拼命,大概她就是那个“别人家的花艺师”。

山茶岛工作室创始人Fanfan Chow

 

null

 

/咖啡 & 书 & 花,少女们想开的店我都开了

我的成长的经历,算是同龄人里不走寻常路的那种。

高中时我想当艺术生、想去读美术学院,被家里人阻拦后最终去了深大经济学院。尽管如此,爱折腾的个性还是让我在文艺的圈子里摸爬滚打。

念大学时,大一大二常常不在学校,那时候加入了“Why Not Exhibiy”——做艺术分享活动的团队。团队经常在设计公司或是书店的环境,将作品和作者邀请到现场,让他们讲述艺术背后的故事。从那时起,我开始践行让艺术走向大众的想法。将艺术普及开来,才是传承艺术的最好办法。艺术家不应该生来是孤独的。

 

null

 

大三上学期,我交换到了台北。在那里,我也碰到台大毕业的良师,让我找到了专业的热爱——市场营销。深入解剖商业之后,我开始在一些感兴趣的案例上进行应用,对于在艺术上的应用也更加有把握了。

在大四的上学期,我在为自己书店梦准备了三年后,走进了一家位于深大的书店——猫屎大书。开书店,对别人来说是一个很小清新的梦想,但对我而言却是值得苦苦思索和学习去实现的重口味梦想。我在这里工作的日子里,策过展、写过文案、学过艺术、读过营销,还当过见习店长,也曾免费给两个书吧做市场推广甚至管理。为了把握机会,连炸薯条扫厕所这样的琐碎工作,我也会努力去做。那时候记事本上每天有几项甚至十几项不同任务,很正常。

 

null

 

▲ 大四期间的Fanfan

单是做咖啡一项,当时还研发了不少书店专售的咖啡和饮品,而且绝不做廉价无特色的饮品。对热爱事物的偏执症状,我能列举上三天三夜。除了在室内设计、选书、活动甚至卫生等方面追求极致。

在书店的日子当然并不如幻想一样,卖卖书,做做咖啡,搞搞活动,闲暇时还能免费看书。现实是,休息的时候我就在写作业,有客人的时候就要做咖啡,到晚上头晕时才发现自己没吃饭。

 

null

 

很多女生想开书店,想做咖啡馆,想做花艺嘛,我全部都做过了,发现其实根本不文艺,是很理性的东西。我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也会觉得很难做。

尽管书店渐有起色,但时间无法调和后来易主。为了不错过去美国交换的机会,在大四下学期我申请去哥伦比亚大学读美国语言与文化,也还延迟了一年毕业。不料,在美国时因生病打乱对未来的规划。然而,从前梦想的花艺工作室,就在这之中发芽了。

 

null

 

▲ Fanfan的架构花束自由创作

/兜兜转转后,我和花在一起了

其实我很早就接触花了。在初中上插花课,安静下来的过程让我很享受。后来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些日本花道的作品,被这当中反映出作者的情感而吸引。第一次看见日式花道的作品,被简约的形态和意境震撼,从此就爱上了,记住了。由于无法接触到正式的课程,这个想法只是停留在心里。大学时偶然发现了喜欢的花道课程,自此我总算是上了道。

 

null

 

▲ Fanfan的日式花道作品

大三在台湾交换时,我在学校第一天就试听了一节欧式的花艺课,发现老师也教小原流花道,所以每周都会去淡水找老师去学习。台湾的氛围非常的轻松,来学花艺的都是阿姨级人物,纯粹因为喜欢。每周一次课,和朋友一起插花、聊天、喝咖啡、吃点心,那种宁静令我难忘。

 

null

 

▲ Fanfan的日式花道作品

对我来说,花艺的学习是由理论慢慢到实践。这是一门哲思与美学的学问。 遵守总结出来的审美和规则,慢慢到一定境界后才有资格去自由发挥,才有机会去创造一些东西来表达内心。先了解自然,学会和谐的美,再在这个框架中去表达自己。

大概是从15年起,我有了自己的花艺工作室——山茶岛工作室

“山茶岛”工作室的发起真的很简单也很意外。两三年前,虽然我取得了小原流的教学资格,但当时我的正职是独立理财顾问。内心在想:如果未来能有自己的工作室就好了。很巧的是,在那不久后,我家附近有一家酒店真的腾出了一个极小的仓库,租金很低,我便直接租了下来,倒腾一下翻新为我的小工作室。

本想在工作室教日本花道课程,但立刻就有朋友想订花束,当时便自然而然地开始自学西式花艺来应付订单。慢慢地,我也不做金融的工作了,花艺副业也从此变为了我无法割舍的唯一主业。

 

null

 

▲Fanfan的课堂作品

来鹿石学习西方花艺,则是因为被Frédéric老师的作品打动了。

这两年,我一直在看学校里大师们的作品,纠结着选谁的课开启正式的西方花艺的学习,看谁都觉得厉害。但真正下决心,还是因为Frédéric的作品触动到了。

以前,为了工作室的经营,我也会去学习漂亮的韩式花艺。后来看到了法国老师Frédéric的作品内心便有了这种念头——好希望自己也能创作出这样的“艺术品”。

我渴望无边无际地应用材料和技巧,不仅要能表达感受,传递感情,而且希望它在有美学基底的,它的设计是经得起推敲的。

 

null

 

▲与Frédéric老师和好友苑琪

所以说,学什么花艺,我更看重,跟谁学。

 

在见识过花道和西式花艺的不同流派和风格之后,我也做了很多自己的“创作”或者“产品”,所以总是被朋友问,“你喜欢哪个流派?你喜欢哪个国家的花艺?”

在这接触花的第六个年头,我的答案是,几乎什么流派和风格都喜欢,但是,看谁做。只要见到了这个类别中的精髓,见到了优秀的作品,我就会感受到,“原来xx流的最高水平可以是这样的”,“原来xx大师能把xx风格演绎得这么漂亮呀。”

 

null

 

我的工作室也在摸索着方向,零售、课程、场地布置,并没有确定下来要以哪个为主,所以学习的时候不会只考虑商业价值,而是考虑先把喜欢的花艺学到脑子里,毕竟花无论作为艺术品还是商品,最基本的特质就是要美。如果是美、独特、高级、有情感,那就更好了。

/花艺,是无法速成的路,是一种生活方式

 

null

 

▲ 取得小原流花道的教学资格

在当下追求速度的社会中,花艺像股逆流的沉静力量。在日式花道的学习中,我一步步通过了初等科、本科、师范科一期、师范科二期、准教授的课程。在西方花艺的学习中收获了与大师的学习:从基础到高阶,从Frédéric老师、到Tanus老师:西方花艺是虐,也是融会贯通。

 

null

 

▲与Tanus和Paul老师一起的项目设计

如果非要给我的个人风格下个标签,我想,那会是花道的严谨与自然并存,也会是法国的浪漫。这二者本不冲突。

在接触美的东西的过程当中,心变得平静,这样的交流比起日常更加深入。在我的花艺课堂上,我需要准备讲义,除了花艺技巧,还有背后延伸的文化、品格。比如完成作品后必须要把桌面收拾干净。这是你的态度,有始有终,细节考验人品。也正因此,如果有学生告诉我,她在精神上比花艺上有更多收获,我会更加欣慰。

 

null

 

▲Fanfan的作品

我想,艺术创作和商业价值并不矛盾,未来希望探索出新的方式,良性地兼顾二者。

 

null

 

▲Fanfan的作品

目前我的规划,还是踏踏实实地不断学习和探索式地做作品,这是对天马行空的大脑最好的心态。自从看到人体花艺展,对花艺走秀也很感兴趣,甚至想和服装结合。论终极目的……希望有一天我能在教堂做花艺,不论是婚礼还是日常布置。

花艺,不仅是满足自我,也想要治愈别人。

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能实现呢?

Gigi 

从高级白领变身花艺达人

从高级白领变身花艺达人,这样的故事听得未免太多。每个出走写字楼的人,都说自己顿悟了生活的真谛,从此过的逍遥快活。Gigi却说:母亲节彻夜包花束的我彻底崩溃了。

2018年的母亲节,在熬夜打了几百个花束后,我决定换个方向重新开始,放下自己的“成绩”专注进修。

 

null

 

如果说以盈利状况来评价是否成功,那我之前的花艺从业经历是成功的典范。我是没有花店的,也没有独立工作室,但我每个月的营业额超过一万美金,同时雇佣了4名员工。

 

null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我没有选择租赁店面,一来是因为高昂的店铺租金,二是我做花艺的初衷是为了在家里照顾宝宝。

 

nullnull

 

四年前,我离开了做的风生水起的金融公司,过起了专职照顾宝宝的生活,但是当我过上这种很多人羡慕的静好生活时,我却不能完全的享受其中。我发现自己不是可以安排好家庭生活的人,更不愿意让小孩子看到一个每天闲在家里不快乐的自己。所以,我要让自己忙起来,做些事情。

 

nullnull

 

偶然的一次机会,开始接触到花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没有接触过正统的花艺训练,完全靠着跟网络视频学习,我竟也慢慢的忙了起来。

区别于其他传统花店,我的花艺设计讲究“一花一故事”,在我这里没有花店中排排坐的样品,客户需要什么样子的花艺作品都要提前和我沟通。

nullnull

这样的专属定制虽然麻烦,但是对我来说正是将每个产品都当作独一无二的艺术去创作,我才收获了好的口碑、接到了大型的项目和商业场合的合作。

 

nullnullnull

 

但是,这样的美好在今年母亲节这一天彻底破灭。长期与花草打交道,收获了好心情,却也惹的我花粉过敏,节日高强度的工作让我直接病倒地。

没有接受专业培训,即使我的作品再独一无二也存在局限性,我一直都只是在围绕着单品打转,花束、花篮、花礼……

 

null

 

想走出繁忙枯燥的瓶颈期,我需要学习新的、专业的花艺知识,在未来多接一些更大场面、更具设计感与挑战性的大型项目,少一些零散的花艺单品。

在Bjorn的课程中,他总能引导我如何去获取灵感,专业的德式花艺体系又让我看到了以前从未了解过的花艺领域。这次课程,可以说是大开眼界。

 

nullnull

 

我现在所做的花艺,在香港也算是中高端的水平。在遥远的未来,我有一个关于花店的幻想,我要做一个集合空间,在这里以亲子花店为核心,可以一家人来学习花艺、品味小食、一同游玩……

 

null

 

回想我自己做花的初衷,正是想要让我的宝宝看到一个阳光积极、有事业的妈妈,而不是为了家庭牺牲自我,每日过的不快活的主妇。

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是花艺使我找到了平衡。

 

nullnullnull

Tagged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