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九晚五到转行花艺圈,80后“奶爸”的逆向人生!

null

 

本期讲述人:Lucas

– 这是讲述专栏的第78篇文章 –

你好,我是Lucas,32岁,两个男孩儿的爸爸,同时,我也是一名花艺师。

每次这样介绍自己,总有人惊讶地问我:“啊!你都有两个儿子啦?”对,与“花艺师”一样,“宝爸”也是贴在我身上最骄傲的标签之一。

 

 嘿,去做梦吧 ,梦里什么都有 

30岁之前,我在银行上班。

有朝九晚五的稳定又有日复一日的乏味,可那时的我就一直梦想成为一位“匠人”,体制内的稳定在我心里总是比不过一技之长的加身。

 

null

 

看着身边机械化的工作逐渐被人工智能一步步替代,我才意识到:梦想此时应该照进现实了。

身边很多人劝我:年龄大了,去学一门手艺太晚了。可我并不理会,我想,十年后他们自然会懂。

 

null

 

摩西奶奶告诉我们:真正的爱自己,不是去牺牲掉所有的时间和经历,去打拼什么辉煌的未来,而是在当下,努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和有趣的事情。

 

null

 

说实话,我喜欢花艺。从一个作品的构思到选材,从拿到手里的第一片树叶到最后一枝花,要表达怎样的情绪,要让每一枝植物如何去诉说,都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甚至着迷。

 

null

 

与其说爱花艺不如说我更爱与花相伴时的自己:踏实、专注且愉悦。

我的状态甚至深深影响了我的两个儿子:他们能够灵敏的感知我的快乐与平和,并从中找到安全感和滋养内心的源泉。

 

 人生如斯 

 有孤独 有迷茫 也会有无尽的希望 

我与鹿石结缘于Dominique老师的课堂,那时也是我做花艺的第一个瓶颈期。

发展方向不明朗,渴望作品被认可,思路却越来越窄。

 

null

 

而Dominique老师在那次课上讲了很多严谨的德式花艺技巧,也分享了很多自己多年职业生涯的心路历程……

这些课堂上接触到的东西,让我重新踏实下来,感觉一切困难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nullnullnull

 

鹿石的课堂作品

我至今依旧记得,课程结束的时候老师对我说:Lucas,我希望你能一直坚持做花艺,你是我最有天分的学生,我以你为骄傲。

也记得老师曾经对我们说过的那句印象深刻的话,作为一名花艺师,“尽管伤痕累累,但依然闪闪发光。”

 从第一次的挫败到成为别人的老师 

 梦想的路越走越宽  

初次接触花艺的课堂上,我还是一个什么都没有接触过的小白。

当时我的印象很深刻,记得第一次完整做包装花束,包出来的花自己感觉简直丑爆了,可是经过一次一次的练习、苦思冥想、一次一次的挫败、又一次一次的重新再来…

 

null

 

经过20天的学习,毕业前的最终花束包装考试,我的作品还与两个已经开店学员的作品被选为了优秀作品,当时的我还倍感骄傲地告诉自己 ——

“所谓的差距,在热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null

 

转眼间,曾经的菜鸟已经成为了他人的老师,在我自己的花艺课上,许多学员则会跟我说:“Lucas老师,真羡慕你们花艺师,每天拾掇拾掇花草,那么惬意!”

每每听到这些,我总笑着回答他们:“是啊,只要喜欢,怎样都开心。”

 

null

 

为邓紫棋做的花束

就像能和最爱的人互道晚安,即使再平凡不过,却有着愿时光能缓的留恋。

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永远年轻,只为不辜负那些开个不停的花儿们,我想,这也算是不负今生了吧。

 

null

 

我曾想过,能成为一名花艺师,而我又是何其幸运,实现了这个梦想。

 

null

 

参与鹿石课堂的花卉装置创作

感念大自然的馈赠,感谢植物,感谢阳光,感谢大地与雨露…

我希望有一天,那些陪伴过我的花儿们,可以绽放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在这里,我也要祝福世间所有的人们——

 

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愿往西不埋葬,愿所有的坚守都能如愿以偿,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

Tagged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