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点新花样吧!谁说西方线性风格不能活泼又乖张?

 

“线性风格在西方花艺中素以‘具有挑战性’著称”——为何会这样说?

1

试想一下,要从一大堆缤纷夺目的花材中保持克制,只选取少量最合适的进行创作,这样的“取舍”极大的考验了花艺师的专业性。

“从海量花材中学会断.舍.离”

对于西方线性风格来讲,“清晰”的表现力是必不可少的。过多花材的堆砌反而会让核心的形状和线条失去主导地位,让作品显得没有主次。

2

“与植生风格模仿自然的特性不同,西方线性风格是通过人为改变花材的形状来进行设计的。它更像是一种人为造型的花艺设计。”Björn说到。

Björn今日演示作品

3 4 5 6

(一) 7 8 9 10 11

(二) 12 13 14 15 16

(三)

“重审少即是多”

位列二十世纪中期最著名四位现代建筑大师之一的密斯.凡.德罗,他的那句:少即是多(Lessis more)时常被引经据典。

17

“少即是多”——这句话的内涵你也可以从几千年的中国传统美学和哲学中窥见一斑。例如国画大师最有意境的画作,往往不是涂满笔墨的画幅,而在于那一片巧妙的留白之中。尽管当“少即是多”从密斯口中说出来时,似乎少了些许东方人的悠闲与怡然,有的只是德国人的严谨与理性。但深究其实质,两者仍有异曲同工之处。

18

是的。“少”不是简单而是精简,“多”不是拥挤而是完美。密斯的建筑艺术依赖于结构,但并不受其限制,它从结构中产生,反过来又精雕结构。

密斯对他的学生如是说:“我希望你们能明白,建筑与形式的创造无关。”

 

19

西方线性风格的花艺设计大抵也是如此。进阶中的花艺师往往是要先走入模式中,通过经年累月的学习,摸索和实践,但最终还是得走出来。

20 21

“少不意味着简单,多也不意味着拥挤”,这话值得重复三遍。

“再给你的作品加点料吧!”

Björn是位极具先锋意识的德国花艺设计师,他个性开朗,灵感爆棚,设计大胆有张力。在花艺设计师的身份之外,Björn还是一位“虔诚”的绘画艺术爱好者,除了将花艺设计和绘画艺术做巧妙的融合外,绘画无疑成为了Björn花艺创作的灵感来源之一。这一点,从他以往的作品中多能窥见。

22 23

如果说,传统西方线性风格只是形状和线条的完美融合。今天的现代西方线性风格则要来的更“生猛”些——抛弃传统的花器,自己动手创作!

24 25 26 27 28 29

通过亲自动手制作结构,每一位花艺师都将创作出具有唯一性和彰显个人风格的“无花器作品”。这一过程与技术相关,与材料相关,更糅合了物理、化学等学科内容,让花艺不被限制在一个单一的维度。

30 31

从脑海中仅有的一点模糊概念,到着手绘制草图;从与老师讨论、定稿,到不断完善开始制作。在Björn的课堂上,没有任何人是置身事外的,你得时刻跟得上节奏。

32 33 34 35 36

“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纯粹的匠人,可又不止于匠人那么简单,因为脑子里还得想着自己的作品到底应该怎样和手上正在打磨的这件‘花器’做结合。全天的手脑并用!整个过程特别带劲儿。”朱同学说。

37Pim van den Akker 7月架构花艺快速商业表现即将开课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