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博士转行做花艺?说不定只是换种形式“治愈你”

                                                                            每一个花艺师都要认识自己

就好像每个人都要认识自己一样

1

“我曾经一度搞不清楚自己是谁?需要什么?什么样的东西能令我由衷的高兴?所以一直都在不断的探索。就像我母亲评价我的那样:“你总是变、变、变,没有一个定性。”

如今我四十二岁了,终于明白:那个总是不断变、变、变得人就是我。选择成为一个花艺设计师,是我经过仔细思考的。做这件事,我感到由衷地高兴。那为什么不呢?”Micky如是说。

对Mikcy的第一印象,感觉她就像一个精力充沛的小女孩,对周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在Pim的快速商业架构表现课上,她总是善于思考和提问,是课堂上最活跃的那个。

2

Micky作品/鹿石课堂

3

4

5

6

7

8

 

如今的Micky拥有很多个角色:妻子,母亲,教育学博士……而今天我们要聊的,只是她众多身份中的一个:花艺设计师。

许多人都很好奇,一个高智人群——堂堂教育学博士,怎么会“委身”做一个技术流的花艺设计师?或许,听完下面的故事,你能从中找到答案。

9

早些年,从事心理辅导的Micky生活在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维度里。心理辅导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出于专业和案例积累的需求,Micky每天都要接受7-8个人的心理咨询,工作强度很高。

直到女儿Grace的到来,给了她一个缓冲和思考的时间。升级为妈妈的Mikcy重新排布了自己人生中各项事务的重要等级:女儿是第一位的,怎么样才能多点时间陪伴女儿和家人呢?在家做一个全职妈妈?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自己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啊!学校里朝九晚五的生活自己又不喜欢……

10

既然这样,不如从自己喜欢的事情想想?

过往的记忆逐渐涌上心头,Micky不由得回想起,曾经在德国和英国居住的一段经历——每次路过花店,她总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走进去欣赏一番。那种幸福感对于所有女性来说都是清晰而直观的,如清风拂过,扑面而来。

既可以发展成为事业,又可以让自己觉得幸福,还可以将这种幸福感传递给其他人——那不如就做花吧!Micky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专业。身为博士的Micky,做什么事都有一种高标准的“矫情劲儿”。

11

12

于是,当女儿三岁左右的时候,Micky便来到了 New York Botanical Garden进行为期4周的花艺专业学习。

学习的日子很辛苦,一面挂念女儿,一面又要完成专业学习,对Micky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她反而乐在其中。学习过后,停不下来的Micky迫不及待想要一试身手,她开始留意各种机会,积极地寻找兼职。

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意味着要忘掉自己过往的所有荣誉和经历,把自己当做小学生一样去学习和实践。从最一开始的无偿实习,到做足了120小时后的有偿兼职;从婚礼、酒会的花艺设计,到洗花瓶,扫地这样的琐事,她都尽心去做。

13

可是很快,Micky就发现,在New York Botanical Garden学到的东西已经快要消耗完了,必须要再次学习充电,补充新的知识和技能。

一直都青睐欧洲花艺设计的她,决定到欧洲去,同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师虚心讨教。她告诉我们:“和大师学习不同于在花店打工,你看到的东西会很不同,眼界会变高。这是一种投资,短期内看不出来,时间长了才能看出价值。”

14

尽管跟随很多大师学习,但Micky一直试图找到自己的风格。“不可以只跟一个老师学习,每个人的做事方式都不同,要多方吸纳不同人的经验和理念。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要通过学习别人的经验,找到自己的风格,这一点非常重要。”

关于未来的打算,她这样告诉我们:“回到美国后,我就打算着手开办自己的工作室。既然学到了东西,那就要分享出来。我不害怕竞争,任何时候,我都会把我的作品推到前面。这个作品代表了我的风格,我的经历,它就是我自己。所以我不是卖花,而是卖设计。”

在采访的最后,Micky说:“你的学历,你驾什么车,你住什么地方,不能决定你的价值。过分奢侈不符合我的做人理念,我希望能做令自己开心的事情,并且把这种快乐传递出去。最重要的是,一定要不断进步。”

15

16

也许,优秀的人当时如此吧:能随时掏空自己,不断注入新鲜的经历;能忘掉荣誉,沉下心去学习。从教育学博士到花艺设计师,Micky不觉得俯下身子,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去“治愈”别人。

就像越是有内涵的舞者越能舞出弗拉明戈的韵味——她未来的作品里,一定也会包含许多精彩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Tagged , , , , , , , , ,